• 9-999-999-999
  • abc@example.com.com

月度归档 2020-12-31

2020,这一年

终于到了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想过很多次该如何回顾这一年。

但是到了这一刻,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2019年底的那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跨过了整个2020年,并且还在肆虐着。

想起春节开车载着爸妈、妹妹、优优一起去张家界、茅台镇、遵义市旅游,也挺佩服当时做决定时的勇气。

这一年不仅经历了病毒的考验,还经历了感情的动荡。

回忆起来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对于这场风暴里的各方,我已尽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大努力。

无论对谁,都要衷心地说一句:对不起。


从考研,到学摄影、剪辑视频,到去北京考察教育行业,想做的事情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搁置。

唯一没有停歇的是每天的百词斩打卡(虽然也有很多天中断),一年共计打卡303天。这是为数不多的坚持。

在北京的10天,收获了一个新的身份:老师。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天,但对我来说,也是今年很大的一个收获。


财务状况依然堪忧,该要回来的钱都没有要回来,无限期的被拖延。在北京的时候,老板出主意,说你赶紧打官司吧。

但是打官司谈何容易。因为轻信而借出去的钱,甚至一张正式的借条都没有。如何举证?多少赢了官司输了钱的案子?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有150人左右的同学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称中心医院急诊科隔离收治了7名SARS确诊病人( 随后更正为冠状病毒感染 ),提醒多在武汉医院工作的同学们小心防范。

但当天深夜,他就被武汉市卫健委叫去询问,第二天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又以“流传谣言”被派出所训诫。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病毒蔓延,武汉封城,李文亮医生感染新冠去世。

赞歌还在继续,太阳照常升起。

我们该庆幸,庆幸有出来揭露真相的“吹哨人”,否则病情不知道还要被隐瞒多久。

更应该庆幸,英雄已逝,而我们还活了下来。活着,就是今年最大的胜利。


小崔说想去普陀山,于是这个周一出发前往。

多年前去过一次舟山,开车。但是没有去普陀山,因为要坐船,当时规划的时间并不充裕。去了朱家尖国际沙雕艺术广场。沙雕这个词,嗯,现在确实有点……

这一次晚上抵达舟山,饥肠辘辘,在酒店周围转了一圈,没有吃的,但是在码头上找到了手机购买船票的二维码,也算有所收获。回来以后定了第二天的船票。

早上醒来退房,工作人员说收到消息,因为大风寒潮影响,下午一点停航,预计停航三天。出酒店吃了永和豆浆的早餐,匆匆登船,到了对岸的普陀山,不敢去往别去,直奔南海观音。南海观音立像总高33米,其中台基高13米,铜像高18米,莲花座为2米,重70多吨。由河南洛阳铜加工厂承建。佛面溶入黄金6500克。

善男信女皆在观音像下进香叩拜。

我不信佛,自顾自的拍照。观音立像后方的功德碑上,有捐上百万的。有句话叫: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在不做坏事的基础上,我祝他们所求皆如愿。

看完南海观音,已没有时间多做停留,马不停蹄的赶往码头,已是人山人海。排了半个小时队,终于坐上渡船回到对岸。

上岸已是狂风大作,夹杂些许雨滴。在码头的麦当劳等待酒店的车来接。

到了酒店想起还没有吃午饭,于是下楼转悠一会,选了一家素食餐厅,佛系一次吧。味道还不错。

用餐完毕看到马路边上有一辆共享电动汽车,扫码关注研究一番,24小时资费119元,还不需要押金,于是租了一辆。

开车沿岛四处走走,虽然风大,却是充分的自由,需要观景、拍照的时候就停车下来,真的很方便。

又去了一次沙雕艺术广场,却是人迹寥寥。可能是淡季加疫情的双重原因吧。

5点多回到酒店,狂风暴雨袭来。晚上出去吃了一顿非常差劲的饭。

第二天早上风力不减,但已是大晴天,开着租来的车继续环岛游,吃了第一次来这里吃过的面,走了浦西大桥,去了小干渡口,电车提示电量不足,不得不返程。

在凯虹广场看了一场不需要检票的电影,《拆弹专家2》,刘德华还是那么年轻。然后在一家叫原制原味的餐厅吃饭,等待晚上9点40返程的飞机。

夜宿新郑机场一家小酒店,卫生条件堪忧,和衣而睡,提心吊胆。

早上坐高铁回来,赶紧洗澡洗衣服。


对于2021,似乎没有太多的展望。逐渐的学会不去再想那些空泛的目标,而是做好当下的事情。北京的老板一直问我怎么考虑的,似乎还想让我过去。但是我已做了决定,不愿再去了。


群里每天还在热烈的讨论各种国事。有个在西藏的大学讲师,说半年后辞职。喋喋不休的讲了很多体制内的见闻。我知道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但是我对他说的话却提不起一丝兴趣。我只说了两点:1、学习极限生存的技巧,如何应对极端社会生存环境。2、能离开这个国家,就尽早离开。

但是参与讨论的他们几个似乎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仍然讨论他们自己的内容。

我也挺佩服他们,在这般年纪依然这么热血。

曾经的我也如同现在的他们,但是我思考了这些年,上面说的两点是我最终的解决方案。我能解决问题,而他们只是在反复论证那个问题。


2021,许两个小小的心愿吧:

愿我爱的人都身心健康。

希望真正有效的疫苗能早日问世。

再见,公元2020年。

家谱

老爸一直说想要把家谱写一写。

但是却只知道他爷爷的名字。再往上竟然都无从考证了。

万幸的是,我伯伯知道我们这个分支是从临县一个村子搬过去的。

于是昨天带着老爸老妈和妹妹,到这个地方寻访。

还真找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族人。

老先生拿出来厚厚一本族谱,经过一番不太严谨的推论,大概他算是我的太老爷。

老先生还著了一本书,叫做《二十二世传闻》,上册48万字已经出版,还有下册正在撰稿,讲述了我们家族祖先从明朝来到南阳以后的发展史。老爸算是二十四代传人,我是第二十五代。

翻看这本厚厚的书,我着实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竟然会有这样一位老人,从80年代开始整理汇编家族历史,能让我在今天,与古人先贤有了这样奇妙的时空连接。

但是我总觉得自己是有些叛逆的,虽说老爸听的很认真,我也在旁听,但是其实兴致并没有那么高。

族谱并不是最严谨的追根溯源的方式,历史上因为攀龙附凤、入赘、躲避战乱、政治迫害、仇人追杀等原因,隐名改姓的例子不胜枚举。相较而言,我更倾向于DNA追溯。

厦门大学人类研究所所长王传超一篇题为《让DNA来回答:我们的祖先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的演讲令我印象尤为深刻。

相对于人文历史记载,我更相信科学。

相对于大多数只有几百至千年左右的各族家谱,我更喜欢关注几万年前古人类是怎么一步一步进化到今天的。

三个39岁

前两天,看到一个飞行员猝死的新闻:

西藏航空有限公司一名机长在12月21日执飞TV9820航班(江苏南京→四川成都)时,感到身体不适,由第二机长接替完成飞行任务(该航班为双机长运行)。

12月22日凌晨,这架空客A319型客机降落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这位机长送医,后宣告不治。

西藏航空一位消息人士表示,该机长年仅39岁,飞行技术、经验、态度均很出众,于其所在机队担任飞行教员,“正值民航飞行员的黄金年龄,太可惜了。”

今天,又看到了一个39岁上市公司董事长去世的新闻:

12月25日,游族网络发布公告,董事长林奇因病救治无效于2020年12月25日逝世。

林奇1981年生,39岁,2004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2008年1月至2009年4月,任悠易互通(北京)广告有限公司合伙人。2009年5月至今,任上海游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2014年至今,任公司非独立董事长、总经理。

而据内部消息,林奇是被公司高管投毒致死的。上海警方通报称,在2020年12月17日17时许,警方接到报警称,某医院在诊疗时发现病患林某(男,39岁)疑似中毒。通报显示,经查,发现林某的同事许垚(男,同样3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相关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其实,每天都有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去,我对西藏航空毫无了解,更对这个游族网络没有丝毫认识。

之所以对这两个新闻格外关注,因为39岁的这三个人,都是80后,还都是80后里面很有实力的那种。

可惜两个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另一个面临法律的惩罚。

诺兰的电影《信条》里,大反派恶狠狠的问男主角:“你打算怎么死?”男主角说:“老死。”

我并不惧怕死亡,但是总觉得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最近重度污染天气持续,南阳一度在最差空气质量排行榜上夺得第一名的成绩。每一口呼吸都觉得很沉重。

是否“老死”将成为一种奢望?

Christmas Eve

平安夜,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忽然想起今年感恩节的一则报道:

“11月26日,哈尔滨工业大学内一宿管阿姨在感恩节当天为表示感谢,送学生糖果,却被一名学生威胁要举报她公开搞“洋节”活动。”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每每想到这个新闻,都会感慨现在的大学生已经堕落到了这种程度。

感恩本是所有人类的一个美好品德,不应区分国界和种族。

这些不懂得感恩的人,还反过来要给别人上纲上线、乱扣帽子,尤其还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我早就感觉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未来渺茫,却没想到堕落的如此之快。

晚上去高铁站接侄女。她从三亚飞郑州,在郑州换乘高铁回来。路上聊起来这次行程,感觉她应该是收获满满。希望她能过上让自己满意的生活。

感谢小崔送的圣诞礼物——一双运动鞋。

上一双鞋后面已经破了,但是还能穿,我就一直穿着它走南闯北。现在它终于有接班的了!

祝所有朋友圣诞快乐。

君子不器

昨天的感冒直接造成了今早头有些不舒服。还好不算严重。

北京的老板发来信息也说头疼。

在北京的时候,她说不好预约医院,也不认识医生。

我今天帮她联系了群里的朋友、北京望京医院的颅脑科医生。跟她说:如果有需要,我把医生的微信推给你,你自己描述一下病情,看看医生有什么建议。

结果她告诉我,听按摩师傅说是颈椎的问题,她准备治疗颈椎。

我就直接不回信息了,根本没法沟通。

我无意去评价别人的行为。

只是在我的观点里,我认为科学的检查比路边按摩店要靠谱百倍千倍。你相信谁,直接暴露了你的认知在什么水平。

另外,我这几天经过深思熟虑,做了一个决定,决定未来不再去北京了。

抖音里有一段蛮煽情的话,是这样说的:

“我想要的从来都是一个格局比我大,能力比我强,眼光比我长远的人,教我人情世故,护我天真如初,带我看尽这世间繁华的人…”

在抖音里,这原本是一个女孩子寻找理想对象的标准。

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与找对象、谈感情没有任何关系。

我一直渴望遇到一个格局、能力、眼光都比我强大的事业合作伙伴,无论男女。

这些品格背后,是这个人要有稳固的人格、周密的逻辑、清晰的规划。

我仔细揣摩,经过这些天的接触,北京的老板似乎不符合这些标准。

她的确是挣到了很多钱,也对行业有足够的了解,对学生也很负责任。

但是我没有发现她在做事的时候有能够让我欣赏的地方。

很多时候做事的逻辑我无法理解。

我从不会特别欣赏挣钱能力很强的人,

2007年有一本书揭露了中国第一批操盘手的真实下场,统计了最出名的30个人,下场较好的占13.8%,剩下的是逃亡、破产、入狱的,占了86.2%。

拥有长远的眼光比拥有一时的财富要重要的多。

我更在乎的是一个领路人,带我进入一个事业,让我体会到做这件事业的意义和它能够给我带来的成长。

关于教育这条路,就暂时放弃了。

(君子不器:引自《论语·为政》,大意是:君子应该心怀天下,允文允武,守常达变,而不能像器具一样成为一个定型的人,只限于一种功用,如:挣钱。)

庚子冬至

从5点52醒来到此刻23点46分。

经历了特别忙碌的一天。

中午略带炫耀的给几个朋友发了店里的监控视频。可谓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当我骑着小摩托穿过大街,到店里以后,看着窗户上自己的影子,真帅!竟然想起了辛弃疾的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可是好像今天有点嘚瑟过度,风大、气温低,晚上就感冒流鼻涕了。😂😂

值得欣慰的是,今年的营业额比去年多了不少。

但是物价涨了这么多,所以净利润还真不好说到底增加了没有。

面粉越用越好,肉更是精挑细选。大葱、姜、韭菜价格一再上涨。

不去想了,已经尽力了。食品卫生、安全方面,我们对得起任何一个顾客的信任。

问心无愧,冬至快乐!

价值观的“价值”

我无法给价值观这个词一个准确的定义。

在我心里,价值观就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意思吧。

这个“该不该做”,有两方面的意义:

一方面,它是中性的,不分对错。

譬如说是当一名警察还是当一名教师,在国内读书还是出国留学,早上出门跑步还是在家做一顿美食。无论教育、生活、学习,每个人都会依自己的价值观作出适合自己的选择。这个选择,便是“价值观”的意义。

另一方面,它又是关乎正义的。

以下内容是我的摘抄:

价值观过于强大,会阻碍一个人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一个人的价值观越强大,他对世界的判断就越主观,这会让他因为践行自己的价值观而丧失诸多对结果有利的行为方式。
也就是说,对于拥有强大价值观的人来说,“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


而这种要求往往会使自己的精力在“程序”上过度消耗。


我们发现,越是那些学习成绩好,考入清、北、复、交这些名校的人,其价值观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定。
能够适应应试教育体系的人,他们更多的在乎结果。


学习的内容是什么重要吗?
不重要,分数高就可以;工作的内容有没有价值重要吗?不重要,赚钱多就可以。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发现这些好学校的学生中,创业的人少,而打工的人多的原因。
打工不需要价值判断,或者说价值判断不利于打工。


百度的莆田系广告违背价值观吗?违背。
但是利润节节看涨,这对员工来说,就是正确的。
无价值而重结果的人,需要老板给一个目标,老板给了目标他就可以去实现目标。

而创业不一样,创业需要自己寻找目标。
寻找目标的前提就是需要有一个坐标,这个坐标标定的就是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应该的,这就是价值观的具体体现。

所以,虽然强大的价值无法直接带来良好的结果,但是一切改变世界的力量,都离不开团队中领袖人物的价值观。

在改变世界的道路上,哲学是必修课,别管这些蝇狗之辈的嘲讽,也别听那些燕雀之辈的鸣叫,它们的存在正是我们价值观的“价值”。

总结一下就是1、价值观强大的人,会觉得“程序正义”更重要,而不是单纯的目标导向型。2、打工要完成的是目标,挣的是钱。创业要的是意义,是实现人生价值。3、团队领袖要有强大的价值观,方能成为改变世界的力量。

困了,先睡了,想到什么了再补充。

纠结的事…

如果不记下来,可能以后很难会想起来今天还有这样的纠结,那就是到底明年要不要去北京。

做教育这一行,有几个优点:1、客单价高。2、每年都有新客户。3、轻资产。

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对老板的综合能力有些怀疑。做业务出身的人很多做不了组织的管理。

另外,我这会的身份很尴尬。如果老板拉几个自带业务的人入伙,该把我放在什么岗位呢?如果带来业务的都是按业务量提成,我算什么?文员?

开始说好的我负责宣传、策划,我也给了具体的方案,包括如何包装,公众号、抖音号运营,商标、专利、软件著作权…但是说的再多,不给批钱,一切都没法实施。

我可以理解疫情或者各种影响,老板的钱也不多,但是如果做一件事,发起者只是在等,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那只能继续小打小闹的做了。也不需要组建什么团队了。

我也想过学一阵子业务,或许以后自己可以单干。

但是这需要积累很多的人脉才行,尤其是讲师资源,和与地方机构的合作。

如果是这样,那至少得三到五年。

到底该怎么做呢?疫情还在继续,还有时间去好好思考。

由限电想到的

似乎是一夜之间,到处在报道湖南、浙江大面积限电,义乌的街头晚上甚至路灯都不开了。

我看了相关的视频和官方信息,新闻属实。

在电力产能持续多年过剩、用电量出现负增长的时候,忽然政府提倡节电,甚至拉闸限电,这是令人惊诧的。

上半年疫情,工厂无法开工。下半年又限电不让生产,这是哪门子道理?

上网查了一下全国多地拉闸限电的原因:


1.对澳贸易制裁:今年下半年开始禁止进口澳洲煤炭,导致电厂急需的动力煤出现缺口。2019年中国57%的进口动力煤来自澳洲,今年供需失衡,是导致近期多地拉闸限电的主要原因。

2.煤矿事故,这段时间在抓安全生产,国产动力煤产量下跌。

3.今年冬季水电发电量下降(但幅度不大)。

上面一番瞎折腾,下面百姓没电开路灯。

当然,抱怨无法解决问题。现在是限电,以后可能还会限制用水、燃气、汽油。这些也都曾经出现过我们的生活里,所以不要觉得它们很遥远。

真的遇到长期的能源危机,该怎么做呢?

电力的话,除了国家电网,我们还有利用大自然的解决办法。

首先是风力。风力是老能源了,早在几千年前,人类就用风力当船的动力,那种船叫帆船。后来欧洲人用风车做磨坊。再后来,大风车装上了发电机,就可以风力发电。

其次是水力。人类远古时代就有一些水力机械,磨粉、捣米、造纸,都可以用水力。后来有了水力发电机,就可以发电了。但是水力发电需要水量充沛、稳定、有高低落差的溪流。至少在南阳这样的条件不多。

还有就是太阳能。我家房顶有15kW的太阳能电池板。晴天发电量大概在八九十度左右,家用足够了。

当然,如果石油供应不紧张的时候,储存一定量的汽油,家里备一台汽油发电机也是可以获取电力的。只是发电机对汽油的消耗很快。

电力可以转变成各种形式:取暖、制冷、做饭、给电子设备充电等等。

无法获取电力的时候,做饭烧水怎么办?可以用别的燃料。

长春围城的时候,能烧的都烧了,因为那时候长春是大城市,东北多煤,家家户户都有存煤,好歹坚持了几个月。煤烧完了就砍树。

萨拉热窝围城的时候,几个月就砍光了树。然后开始拆那些没人的废弃房子,能烧的都拆下来。

再后来,就是烧自己家的家具。烧到后来,家具都烧光了,就把地板撬下来烧掉。

那些实在找不到燃料的,就只能尽量喝冷水,吃干粮。

萨拉热窝围城经过好几个冬天。有些人是在冬天冻死的。

在没有燃料和电力的冬天,只能多穿点衣服,来节省一些燃料。

在有条件的时候,存煤是一个比较好的主意。

首先,煤的热值高。第二,煤不是危险品,不易燃易爆。第三,煤几乎没有保质期,几乎可以永久存放。第四,煤价格低廉,一吨只要几百元。

但是随着现在环保要求提高,煤炭越来越难以购买。

再不济,就只能烧书了。知识不仅是力量,有时候还能转化为热量。

互联网的垃圾堆(后记)

那天写了一篇文章,我在后面说要做互联网时代的隐居者。

其实这个想法有些过于一厢情愿。

2006年去西安读书,国庆节和寒假都是到西安火车站排队购买火车票,每次至少要花费大半天时间,还买到过无座票。

后来西铁客票开通了客服电话96688,在学校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预订车票锁定座位,然后去代售点报订单号取票。

几年以后,毕业回家,火车票预订电话变成了95105105,据说这是铁道部统一的客服热线。

再后来12306互联网订票平台开通。

本来方便人们买票的12306,却因为系统经常崩溃、奇葩验证码、被黄牛利用来倒票谋利,屡屡被推至风口浪尖上。

再后来有了阿里巴巴的技术加持,12306逐渐站稳了脚跟,在最繁忙的春运期间也能平稳度过。

从去年开始,直接可以刷身份证进站了。

终于,铁路购票进入了纯互联网时代:手机点一点,购票成功,无需取票直接进站乘车。

从此彻底告别了代售点、售票窗口以及自助取票机,真的省时省力,特别方便,效率提高了无数倍。

所以在这个时代,做一个“隐居者”多少有那么些不现实。


翻看手机里面的应用程序,背单词的、学网课的、听书的、导航的、银行的,琳琅满目,哪个都离不开互联网。

看来,隐居只是一种逃避。

真正应该锻炼的是自制力——只关注互联网上那些有意义的内容。

但是在这个时代又是何其的困难。

当国家以其意志力来向全民进行“娱乐至死”灌输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完全清醒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