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99-999-999
  • abc@example.com.com

标签归档深圳

深圳之行4

今天上午去大梅沙的京基洲际酒店的沙滩玩。

上面是淡水游泳池,下面是沙滩和大海。

大概有两三年没有游泳了。这一次可要珍惜机会,虽然太阳暴晒,但是还是游了两个多小时。

回来路上,感觉到皮肤被晒伤。

来了这几天,也第一次感觉到累。

我一直想拥有一个自己的游泳池,就是觉得游泳最消耗体力,既可以锻炼身体,又能减少运动附带的伤害。

希望有一天可以实现这个愿望。

顺便说个题外话,酒店后面就能看到万科天琴湾别墅区。一套1400平米的房子大概1.6亿元。我跟詹总说半山腰的别墅好漂亮,詹总说不要羡慕,绿化的好蚊子就超多。另外蛇也很多,经常有人找物业说屋里有蛇。嗯,还有6.8元/m²/月的物业费。

还好,这城里的别墅梦我倒是真的没有想过。

深圳之行3

前天去世界之窗,看到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工作人员(主要进行表演),有非洲人,英国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国内各地的人,售票窗口的女士说着一口东北话,坐电梯上铁塔时候,身边站着一位香港人。昨天家里修下水道,来了一个安徽人。一个人,决定要去哪里,留在哪里,究竟是命运的指引,还是一个纯属偶然的事件?应该是命运占了多数吧。就像我去年去了上海,今年本想继续过去,但是因为疫情导致的萧条,让我不再考虑扩张策略。还是留在家里。这一次来深圳,是受十多年前认识的同学邀请。这几天去过的地方、遇到的人很难说到底是命运安排与他们相见还是单纯的机缘巧合。

深圳之行2

今天到了世界之窗。这里充满了世界各国地标的微缩版。

深圳作为一座新城市,确实没有可以拿得出手具有历史底蕴的建筑。索性就把全世界“复制”一遍吧。

下午4点钟在非洲区有黑人表演,跳舞、敲鼓。我实在欣赏不了,中途就退了场。

美国歧视黑人,可能一来因为长相,二来就是因为他们真的太原始了吧。

我喜欢钢琴的优雅,无法欣赏乱跳、大叫、还有很原始的乐器。

世界之窗作为深圳的地标,游客却很稀少,也许是因为疫情的原因,詹总说往年放暑假,这里都是人山人海。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这一次倒是很幸运,不用感受人挤人的感觉。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中午过去,太热。到了晚上我们快离场的时候,人稍微多了一些。

深圳之行

从黑夜到白天,看着窗外的景色,与我曾到过的其他城市并无太大区别。但是这里是我住过的最贵的房子,18万元/㎡。

高房价对于政府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策略。房子配上学区的概念,可以把人牢牢的拴在一个地方至少十几年。房子配上分期付款的支付方式,更是可以让人二十、三十年的为这一件事奋斗。

奋斗并不是坏事。但是我自己生性自由,我个人无法忍受这样的束缚。

除此之外,人的基本需求其实并无太大区别,衣食住行是一样的。无论在哪里,这些基本需求都不会变。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为了更多的商业机会,医疗条件和孩子更好的教育。

第一次在深圳市区里开车,车流量大、速度快,让人精神高度紧张。

第一次在深圳的地下车库停车,车位只比车身宽一点点。

腾讯、大疆、顺丰、迅雷、华为、金蝶、平安、比亚迪、创维,这些平时耳熟能详的大企业总部都在深圳。

但是在遥远的内地小镇也并不影响我使用它们的产品。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才组成了这个多彩的世界。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