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99-999-999
  • abc@example.com.com

标签归档清华大学

壁垒

永远不要试图跟思想等级低、认知能力弱的人解释你的行为动机。

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清华大学博士后、历史学者张宏杰讲过这样一件事:

“中午请老舅吃肥牛,跟老舅又干了一仗。
老舅说你们研究历史的都是瞎扯,历史没有真相;你总说是北朝鲜先打的南朝鲜,你看着了?你参加了?
我说老舅,这些都有各种档案资料在啊!
打个比方,今天中午咱们吃的什么,过一个月你可能记不住了,再聊起来,明明是肥牛,你非说吃的是卤煮。
可如果菜单留下了,小票留下了,这个事儿就能说清楚啊,怎么叫历史没有真相呢?研究历史的根据的就是这些留下来的东西。
老舅怒道:果然知识越多越反动!”。

本来在好好地讲历史,最后被扣上反动的帽子,博士后也无法说服自己的舅舅。
语言和文字往往并不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桥梁,大多时候是火山、是海啸、是巨浪。

不要渴望他人的理解,也不要自以为是的理解他人。更不要试图去改变一个人。

如果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话,那么基因和思想决定顶层建筑。

上层建筑是物质,顶层建筑是思维。

经济只是人类生活的一个方面,在经济之外还有文学、艺术、哲学……

正如鲁迅所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既然不通,切勿强融。

颜宁

真正能让我发自内心喜欢又佩服的人不多。颜宁是其中一个。

长得好看,又是实力派。

19岁考上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去普林斯顿大学硕博连读。
30岁回国成为了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而中国的博士平均年龄都要33岁)。

颜宁在清华待了十年,又重新回到普林斯顿大学,成为了终身教授。

这十年,颜宁也揭开了中国学术界虚伪的画皮:

先是清华邀请她回国做教授,回来以后突然给改成了副教授。

再就是三次落选中科院院士。而美国将其选为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最后是待遇很低。颜宁说在清华时年薪只有十万。作为一个年收入预算二三百亿的学校,用这样的薪资对待一个归国的科学家,着实令人心寒。
别说科学家不食人间烟火,要知道,清华大学附近的二手房早都超过10万一平了。
奋斗十年只够买10平米的房子。不及某些带货主播一场的收入。

当然,如果仅仅是一个学霸,我也不会格外关注她。

我对颜宁的喜欢,源自于她的一篇演讲:

“……当我们进了实验室,自己竟然也已变成了人类知识的创造者、科学史的缔造者。
有了这种认知,我的追求目标也逐渐演化为:发现某些自然奥秘,在科学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迹。
当我定义了这样一种人生意义,也同时意味着选择了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一种自找麻烦的思维方式,和一种自得其乐的存在方式。
我完完全全痴迷于这个小天地:会为能够与大自然直接对话而心满意足,会为透过论文跨越时空与先贤讨论而兴高采烈,会为一点点的进展和发现带来的成就感而壮怀激烈……”

在自由中寻找人生的意义,并成为知识的创造者。我最佩服的莫过于这种人。

对待婚姻的态度上,比我大十岁的颜宁也有自己霸气的一面:“我不结婚。也不欠谁一个解释。”

背单词的时候,有个短语叫married to,两个意思:与…结婚;致力于…事。

对于颜宁来说,已将自己嫁给了科研事业。

有人说:努力的意义,就是在以后的日子,放眼望去,全是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我想,颜宁早已做到了。

任正非的鸡

七月份,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集中公布了今年预算报告。其中,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财政拨款收入预算分别比去年减少了10.69亿元,8.12亿元。

我不能猜测高层的想法,但是中央早就提出要过“紧日子”,财政拨款下降也在情理之中。
况且财政拨款收入下降不代表学校总收入预算下降,因为学校总收入预算包括8个方面:一般公共预算拨款收入(财政拔款收入)、事业收入、上级补助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附属单位上缴收入、其他收入、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和上年结转等

2020年前20所高校收入总预算

可以看出,在财政拨款收入减少数亿的情况下,清华北大依然过的很宽裕。

但是网上难免会有一些猜测。
典型的推断就是认为清华北大人才流失严重,理应减少财政拨款。甚至拿出数据证明:清华大学2019届毕业生中1035人选择出国出境留学,710人去了美国。
北京大学2019届毕业生中1155人选择出国出境留学,708人去了美国。
清华北大毕业生中,每年有86%的人留在了美国发展,仅14%的人愿意回国。

在中美摩擦日益增多的今天,这无疑是在给敌人“递刀子”。

于是有人引用任正非的话,义正言辞的说:应该让中国的鸡回中国下蛋!

我虽然不喜欢任正非这个人,但是我总觉得这不像是一个知名企业家说的话。本着严谨写作的态度,去央视网查了查,节目的20分钟左右,确实是任正非说的:

2019年1月17日下午,任正非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面对面》栏目专访。
主持人是央视的董倩,节目在2019年01月20日播出。

把人比作鸡,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说法。

我去参观过养鸡场。一眼望不到头的铁笼子,一只只鸡密密麻麻的挤在里面。为了让鸡多下蛋或者多长肉,一方面限制鸡的活动,避免消耗能量。另一方面增加光照时间,让鸡尽可能多的进食。

这样也就能理解任老先生的说法了。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员工不就像一只只待在笼子里的鸡?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为了那点工资,加班熬夜是常态。员工想要的是那点“食物”,企业想要的却是他的命(2019年,华为36岁工程师齐智勇连续工作22个月无休,猝死。)

任家大千金孟女士,两次婚姻,四个孩子。在加拿大住着两千万的别墅,让孩子接受着西方的教育。
二千金姚小姐,早早就入了美国国籍。
所以,中国“鸡”是否愿意回中国“下蛋”,我想任老先生其实心里更清楚。

国内与国外的教育水平、就业环境、工作机会、薪酬制度、福利待遇,甚至将来的子女教育,出去过的人都会进行理性的比较,然后做出自己的选择。

中国现在硬件环境其实并不差。故土难离,从内心来讲,并没有太多人愿意留在异国他乡工作生活。
但自古以来,乡愁都屈服于生活。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可能真正阻止人才回国的,正是这些把人当成“鸡”的所谓企业家们吧。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