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99-999-999
  • abc@example.com.com

标签归档移民

某国永居身份被拒

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有好几天了。忙于弄网站,没有来得及写这件事。

那天看到来电显示是移民公司老总的电话,心里已经有数了。

正常情况下都是员工与我沟通。

他先是表达了歉意,然后说暂时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可能是流水出了问题,

也可能怀疑你的收入有问题。

某国移民局委托的中国国内尽职调查公司是上海的,挺严格,你没有社保和纳税记录,他们可能会怀疑……他说了挺多,分析各种可能性。

但是对我来说,结局已定,其他都无所谓了。

后来他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过几天去找你吧。

他说好,随后给我转来了移民局的电子版拒绝信,言简意赅,末尾写道:not subject to an appeal

不得上诉,还真是决绝。

回想这两年,为了这事儿没少这折腾:做公证,开证明,打银行流水,翻译工作证明、公司章程,扫描、复印护照身份证,拍照,开海外账户,预约去省会指定的体检中心做体检……

任何一项都不是一次就能顺利办完的。

我也不想要再一次这样的折腾。不得上诉也是件好事,断了念想,彻底放弃。

看到这个国家3月以后实施新的政策,比我办的时候要求稍宽松了一些。说明他们想吸引更多的人来。

真想爆句粗口,骂他们真贱。还是算了。

跟“额娘”打了电话,我说我骄傲了三十多年,啥时候轮到这种小国家来拒绝我,去它那里老子是给它面子。

“额娘”哈哈大笑:“你还小,我活了四十多年,被拒绝的比你多了。”

末了,她安慰道:“我得玩命挣钱了,以后带你去澳大利亚,咱们买大农场。”

买不买大农场不说,想去澳洲可真得费很大一番功夫的。至少目前很不现实。

我唯一不舍的,是白白扔掉了几万块人民币的申请费,让他们拿着我的钱恶心我。

由数字货币想到的

(作者:张浩

结合近期看到的一些消息,我来谈一谈最近大家都关心的数字货币问题。

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即做中国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DC:digital currency)。

央行的数字货币是什么呢?它的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对它的定义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

可能有人要问:我们都有微信支付宝了,为什么还需要这个东西?

根据央行的说法:

第一,央行的数字货币属于法币,而微信支付宝只能算是账户间的转账;

第二,它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叫做 “双离线支付”,指收支双方都离线,也能进行支付;

第三,节约纸质(硬)货币流通成本;

第四,便于携带和结算;

第五,可以做到反诈骗、反洗钱(可追踪)。

如果从以上五点来看,数字货币确实比纸质货币有更大的优势与便利性。但是,如果你往更深的层次去思考,就会发现其实没有这么简单。

8月20日,央视大型纪录片《华尔街》顾问陈思进在微博上表示,央行司长在发布会上明确表示人民币数字货币不能兑换黄金和外汇。此事立马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虽然陈思进后来在新浪博客解释,纸质人民币也不是能够无条件兑换黄金和外汇,但这并不是官方的声音。

紧接着,8月22日,一个微信群的聊天截图在网上流传。

一个叫“大群力拓”的网友在微信群里说:有人卖了深圳的房子,银行给了大额的数字货币,而且拿到的数字货币不能换成纸币。

下面叫“张建”的群友问:买房人支付的是人民币,然后卖房人拿到的是数字货币吗?

“大群力拓”说:以后大额转账收到的就是数字货币了。数字货币不能兑换成纸币。

“张建”跟着说:肯定不行,就是我说了要实现隔离功能,其实就是工分。不隔离没有意义。这就是经济内循环示范区。还是留点纸币吧!

虽然央行第二天就发布了辟谣,说目前数字货币人民币试点应用场景是小额零售,并没有拓展房地产买卖等大额支付场景,另外,数字人民币和纸钞一样是法定货币,是可以1:1双向兑换的。但并未提及辟谣人是谁,只有模糊的“相关人士”。

话说到这里,辟谣与否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就算现在没有推行,未来必定会走到这一步的。

将来所有房产交易中,必然全要会用数字货币结算。说白了,就是要用数字货币在房产和黄金外汇之间建一道墙。隔离的办法就是卖房只能强制获得数字货币,然后数字货币和美元脱钩。

为什么国家急于这么做呢?

据央行公布的数据,6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212.5万亿元

据美联储官网公布,截止2020年6月,美元的M2是18.3万亿美元。中国的GDP是美国的三分之二,但是货币量是美国的1.69倍,货币发行量已经超过了美国欧洲的总和。

按照M2/GDP之比,中国货币超发是美国的三倍。

尽管美联储今年在推行无限量宽松和资产负债表大幅扩表,M2/GDP之比从0.7上升到了0.9,但是中国也在同步扩表,目前212万亿的M2,对应的是中国110万亿的GDP,比值达到了1.9。

按照目前的汇率,3万亿外汇储备只对应21万亿人民币,而中国有210万亿多的M2。

如果国内的资本出现恐慌心理,开始挤兑外汇储备,这3万亿的外储基本上就是秒光。

而冲击外汇储备最大的可能就是楼市。即当年周小川说的货币蓄水池。但是目前来看,仅仅依赖房地产经济,已经无力推动经济的持续发展,因此只能想方设法不让房地产里的资金跑出来——以此让房价不出现大跌。既可以维护银行的利益,不出现大规模的断供风险(2020年一季度末,全国房地产贷款余额46.16万亿),又能防止卖房挤兑外汇跑路(移民)。

人民币币值一直被严重高估,而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基础,也并不存在。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持有储备资产的币种市场份额仅为1.95%。

而在这种情况下推行数字货币,一是为了防止民众担心人民币贬值,把纸币换成硬通货(外汇或黄金)。二是按照票证(类似于解放后的粮票、布票、米票)的功能设计,当未来物资缺乏时,为实行配给制的计划经济在作准备。即国家可以限制你数字货币的消费范围。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曾说过三个不可低估:千万不可低估官员的腐败程度,千万不可低估人民的愚昧程度(文化水平越低愚昧程度越高,因为他们不易通过互联网看到真实的东西),千万不可低估学者为了私利出卖良心的堕落程度。而这位向来以敢言著称的老教授,于2017年买掉房子,告别祖国,远走美利坚。

对我们来说,不可低估一个学者对时局的判断。

上世纪40年代末知识分子的生死决策,胡适、傅斯年等一批人远见卓识、目光如炬,他们不相信未来,选择去了海外孤岛,得以善终。

而老舍、傅雷、田汉、丰子恺等则被眼前幻象迷惑,选择了相信,最终下场凄惨。

至于那些能活下来的知识分子,也大多如郭沫若一般,丧失了知识分子的风骨和尊严,苟全性命而已。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保持警醒,早做计划。

(写这么长的文章,脑壳好累,拒绝任何形式引用、转载。部分内容参考冷眼财经《冷眼:卖房移民终于凉了……》一文,对其统计数字做了重新修正。2020.08.27 12:59PM)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