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99-999-999
  • abc@example.com.com

标签归档美国

见证历史之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

今天最劲爆的消息莫过于特朗普在推特上面宣布,自己和妻子梅拉尼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早先被确诊不同,作为当今世界上的科技最强国,美国总统感染新冠病毒,着实让人感到意外。

看到在一些相关报道下面,有人竟然评论说是今天最开心的新闻。

我不知道这些人开心的理由是什么。

难道特朗普得病,中国人就能享受免费的医疗了?教育水平就提高了?华为就能造出7nm的芯片了?大飞机不用买别人的发动机了?老百姓能吃上平价的猪肉了?

其实这些在仇恨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人,与文革前后积极回国的那些人没什么两样,他们不是不懂时势,而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向往集体主义,崇拜强大的权力,迷醉于宏大叙事和秀肌肉式的审美。

他们会在观看阅兵时被整齐走过的方阵感动到流泪;他们会因所谓的“伟大复兴”而充满自豪。

他们想通过更积极、更主动的表现,向集体递交投名状,以期获得集体的认同感。

今年9月30日是张爱玲诞辰100周年的纪念日。我读过她的作品不多,印象最深的是《倾城之恋》,也看过同名电影。在小说的最后,张爱玲写道: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成千上万的人痛苦著,跟著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流苏并不觉得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点。她只是笑盈盈地站起身来,将蚊烟香盘踢到桌子底下去。
传奇里的倾城倾国的人大抵如此。”

那时读到这一段,对作者格外敬佩。在我接受的教育里,凡是触及这样的战争事件,难免会讲故事背景、民族大义,讲侵略者的邪恶,讲反抗者的英勇。

而张爱玲笔下只有一件事:恋爱。两个人:白流苏和范柳原。

昨天读了几篇纪念张爱玲的文章,才对这位传奇女作家有了更多的了解。

张爱玲是天生的个人主义者,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自带反权威功能。

上中学的时候,她在报纸上看到“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看你为国家做了什么”,当下就想:我日子还过得去,完全是因为碰巧投胎在官二代家。跟国家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碰巧生为捡煤核的街童,国家又能为我做什么? 

孙中山提出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对此,张爱玲认为根本不可能实现。人怎么可能把手里的权力主动交出去?

张爱玲还说:国家主义是二十世纪的普遍宗教,我不信教。

当张爱玲感觉周围环境已经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时候,1952年离开内地去香港,在那里写了两本英文小说:《秧歌》和《赤地之恋》,1955年去了美国,直至1995年去世。

一个柔弱的女子尚且知道用出走维护人身自由和创作自由。

当今却有太多的小丑甘愿沦为强权的鼓吹手,真是令人作呕。

选车记

今天鼻子虽然不痛,但还是肿了起来。

眼睛向下,往鼻翼方向看的话,明显能感觉出来左边比右边高。

相比今天华为的事情,我这算是小事了。

下午位于东莞的华为松山湖实验基地发生严重火灾,整个园区浓烟滚滚。

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本月15号被断供了芯片,这马上又是大火。据传目前被定性为人为纵火,正在抓捕嫌疑人。

不过相比台湾最近发生的事情,华为失火也只能算小事了。

上周四(9月17号),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对台湾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然后是美国时代杂志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评选为2020年度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

国内媒体自然是勃然大怒,严厉谴责。

当然,对于时政,我就不做过多评价了。多观察,多思考。

中午冬云姐打电话,说本来想买雷克萨斯NX,现在又觉得奔驰GLC蛮漂亮,问我该怎么选。

如果放在五年前,我会详细分析车辆的轴距、尺寸、排量、发动机型号、功率,车内配置,甚至包括轮胎品牌,备胎是否全尺寸都会对比清楚。

但是现在觉得都没必要了,毕竟一台车能陪一个人的时间也不长。

甚至有的开一年半载就卖掉了。

选个自己一眼喜欢的就好了,不需要参考谁的意见。

这些年,我开过的车有:三菱帕杰罗、雪佛兰赛欧、科帕奇,斯柯达昊锐、晶锐,大众桑塔纳、帕萨特、POLO、甲壳虫、高尔夫、朗行、途观,奥迪A4、A6L,丰田致炫、霸道,JEEP自由侠,奔驰C级、R级、E级、S级、威霆、V260L,宝马3系、5系、5系GT、7系,别克凯越、君越、GL6,保时捷卡宴、MACAN,路虎揽胜…

开的多了,觉得也就这样。

有时候甚至都不想再开车了,只想坐车。

我可能是个假车迷。也许就是应了那句话:热情这东西,耗尽了就只剩下疲乏和冷漠了……

沉默的自由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很有意思。

余茂春被家族除名。为什么会被除名呢?

余茂春1962年出生。1979年,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1983年毕业后赴美求学,先后获得宾夕法尼亚斯沃斯莫尔学院硕士学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学位。后加入了美国国籍。

现任美国海军学院东亚和军事史教授,兼任美国国务卿彭佩奥的顾问。

而彭佩奥对中国的态度一向很强硬。于是官媒就说是余茂春搞得鬼。

群众哪里有脑子啊,直接就一拥而上,开始对早已是美国人的余茂春吐唾沫。

一般的外人批一批就算了,毕竟群众运动都是一阵风。

这老余家也坐不住了,几位长老坐一起,竟然开了一个叫做“愤怒声讨余茂春”的会议,声称要把余茂春从家族里除名。让人觉得啼笑皆非。

说到这里,我想到了胡适。

胡适有三个孩子:长子胡祖望,女儿胡素斐(早年夭折),次子胡思杜。

胡适本人1949年4月去了美国,1957年8月回到台湾,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台湾最高学术机构),1962年逝世,享年71岁。

长子胡祖望,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2005年3月12日在美国逝世,享年86岁。

次子胡思杜选择留在大陆,曾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共产党的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

1950年,胡思杜发表了《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一文,斥责自己的父亲是“帝国主义走狗及人民公敌”。《纽约时报》记者问胡适:为何连你的儿子都在骂你?胡适答:“比言论自由更基本的自由是沉默的自由,中国人连沉默的自由都没有,我儿子做的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1957年9月21日“反右”期间,胡思杜被定为“右派”分子,他不堪受辱,自杀身亡,终年36岁


我妈曾经说我:有些事,你心里知道就行了,你觉得该怎么做,就往你想要的方向努力,不用老是提这些。

其实我也知道,我唤醒不了谁,也改变不了这个社会。

但是总觉得还是要写出来,也许到老了以后,起码知道我曾经思考过什么吧。

任正非的鸡

七月份,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集中公布了今年预算报告。其中,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财政拨款收入预算分别比去年减少了10.69亿元,8.12亿元。

我不能猜测高层的想法,但是中央早就提出要过“紧日子”,财政拨款下降也在情理之中。
况且财政拨款收入下降不代表学校总收入预算下降,因为学校总收入预算包括8个方面:一般公共预算拨款收入(财政拔款收入)、事业收入、上级补助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附属单位上缴收入、其他收入、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和上年结转等

2020年前20所高校收入总预算

可以看出,在财政拨款收入减少数亿的情况下,清华北大依然过的很宽裕。

但是网上难免会有一些猜测。
典型的推断就是认为清华北大人才流失严重,理应减少财政拨款。甚至拿出数据证明:清华大学2019届毕业生中1035人选择出国出境留学,710人去了美国。
北京大学2019届毕业生中1155人选择出国出境留学,708人去了美国。
清华北大毕业生中,每年有86%的人留在了美国发展,仅14%的人愿意回国。

在中美摩擦日益增多的今天,这无疑是在给敌人“递刀子”。

于是有人引用任正非的话,义正言辞的说:应该让中国的鸡回中国下蛋!

我虽然不喜欢任正非这个人,但是我总觉得这不像是一个知名企业家说的话。本着严谨写作的态度,去央视网查了查,节目的20分钟左右,确实是任正非说的:

2019年1月17日下午,任正非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面对面》栏目专访。
主持人是央视的董倩,节目在2019年01月20日播出。

把人比作鸡,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说法。

我去参观过养鸡场。一眼望不到头的铁笼子,一只只鸡密密麻麻的挤在里面。为了让鸡多下蛋或者多长肉,一方面限制鸡的活动,避免消耗能量。另一方面增加光照时间,让鸡尽可能多的进食。

这样也就能理解任老先生的说法了。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员工不就像一只只待在笼子里的鸡?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为了那点工资,加班熬夜是常态。员工想要的是那点“食物”,企业想要的却是他的命(2019年,华为36岁工程师齐智勇连续工作22个月无休,猝死。)

任家大千金孟女士,两次婚姻,四个孩子。在加拿大住着两千万的别墅,让孩子接受着西方的教育。
二千金姚小姐,早早就入了美国国籍。
所以,中国“鸡”是否愿意回中国“下蛋”,我想任老先生其实心里更清楚。

国内与国外的教育水平、就业环境、工作机会、薪酬制度、福利待遇,甚至将来的子女教育,出去过的人都会进行理性的比较,然后做出自己的选择。

中国现在硬件环境其实并不差。故土难离,从内心来讲,并没有太多人愿意留在异国他乡工作生活。
但自古以来,乡愁都屈服于生活。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可能真正阻止人才回国的,正是这些把人当成“鸡”的所谓企业家们吧。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