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99-999-999
  • abc@example.com.com

标签归档老家

辛丑年春节

初一回家上坟祭祖。今年县里传达下来政策,不让放鞭炮。

碍于村支书就是我们村的人,大家都没有放。

听着附近村子噼里啪啦的炮声,总觉得缺点什么。

中午大伯家来了很多人,包括村支书。

伯伯和老爸招待他们吃饭喝酒。

有小孩拿着二踢脚(爆竹的一种,底部火药先爆炸,作用力将上部炸上天,上部再凌空爆炸)过来,非让村支书放。

村支书先是呵斥那孩子:还敢放炮?一会公安局把你抓走。谁知那孩子根本不怕,继续央求。

于是村支书亲自到大伯家院外,一连放了三个二踢脚。

气氛十分融洽。


今年大姐没有回来,弟弟也没有回来。

翻开前些年的相册,还有表姐夫过年带着烧烤架回来做烧烤的视频。

都说年味变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变了呢?

小时候初二到十五,都在断断续续的走亲戚,现在一切都简化了。

有时间的,留下吃一顿饭;没时间的,把礼品放下来,聊几句就走了。

有一年,陪弟弟去他舅舅家(一共三个舅舅,同村)走亲戚,弟弟直接把礼品放在大舅家,说你们自己分吧。然后就走了。

看得我目瞪口呆…还有这操作…


今天带爸妈来郑州。

有个油田的王姓老乡在郑州做了十几年货运业务,一直想开我们的加盟店。

趁着春节休息,过来跟他聊一聊,看看他附近的情况。

吃饭的时候,老爸与王老板进行了热情友好的交(hē)流(jiǔ)。

酒足饭饱以后,两人决定把这件事继续推进下去。日程表暂无。

各自握手告别,该回家的回家,该回酒店的回酒店。


最近在服务器上做了几个小玩意儿。由于手头的域名各有各的用途,于是想再买一个短一些的域名,一来做备案,二来做跳转。

长度在两位的都是天价,压根不需要考虑。

我很“豪爽的”把预算定在200元以内。

要求三位域名,cn后缀,不含L和O(L容易和1和i混淆,O容易和零混淆),不含4和V。

新注册基本没希望了,都被人注册完了。

买个二手的吧。

昨天在域名删除列表里看上了一个72c.cn,价格45元。没什么特殊意义(有的话也不会这么便宜),感觉挺好记,蛮符合要求。

聚名网提示过期删除的域名需要抢注,定金10元。爽快的支付了。

哪知今天给我发邮件,说该域名有人在竞拍,已经拍到81元了!更过分的是,要6天以后才能结束。

呵呵,想套路我呢。谁知道你6天以后什么价格。谁知道你有没有机器人在哄抬价格?

贫穷让我更加理智和机警,直接退了10块钱抢注费,开始搜索一口价域名。

一口价靠谱多了,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自动交易,直接过户。

选来选去,没有什么入眼的。忽然看到一个a1c.cn的域名。

由于.ac.cn是中国科研系统的域名后缀(ac表示academic),如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www.ia.ac.cn,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www.ict.ac.cn,中国科学院大学www.ucas.ac.cn。

于是毫不迟疑的拿下了这个域名。

以后www.a1c.cn就是我的了。

支付了99元的购买费以及29元的年费,顺利将域名信息改到我的名下。

大年初二,虽然下了雨,把早上刚洗的车给淋脏了,但是一切顺利,心情尚好。


大年初一拍摄村子后面的信号塔。以前觉得它很高很高。今年忽然觉得没有那么高了。难道是我又长个子了?

口蜜腹剑

在北京的时候,妈妈发信息说想回老家看望姑婆(妈妈的姑姑),我说回去安排。

今天上午出发,赶到的时候已是中午。

姑婆家住县城南郊。

村子在2017年进行过一次考古发掘。发现在当地有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时期的遗存。

那个时候还是部落时期。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朝代起源于夏朝,仰韶文化远远早于夏朝。

不知道我们的先民们都过着怎样的生活,中原地区是否也有大型野兽出没威胁他们的生存?

当然,也不必过分担心。毕竟能有今天我们的存在,是因为我们一代又一代的祖先足够幸运,幸运的熬过了饥荒、猛兽、天灾、疾病、战争的考验。

姑婆家门前有一条小河,很小,但是在明清时代,那可是寨子的护城河。妈妈说她小时候还在村子的寨墙上玩,很高。

后来村民盖房子取土,把寨墙一点一点挖平了。护城河也因为地下水位的不断下降,而变得越来越小了。

门前种的有柿子树、山楂树,还有南瓜、枸杞、丝瓜…

妈妈说还养的还有蜜蜂,带我走到蜂箱旁边参观。

然后我就被蜜蜂蛰了……😒😒

小小的蜜蜂,嘴巴那么甜,毒刺怎么这么痛呢?

赶紧回院子里打开自来水,用手接水往鼻翼上轻拍,拍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没有肿起来。

这只蜜蜂一定是嫉妒我的盛世美颜!

幸好我这个老师傅有被蛰的经验,没让它肿起来。

不然,如果处理不当,大概就得是这个样子吧:

lame duck

中午回去吃饭,老爸说,下周三要回老家一趟。

我问回去干什么。

老爸说:你xx哥家添孙子了,请客吃喜酒。

幸亏妈妈不在旁边,不然又该对这事嗤之以鼻了。

我知道,老爸是放不下面子,不好拒绝。

说到这一家,也挺神奇的。

20多年前,欠了我们家几千块钱,到现在都没有还。

那时候我们家过的也很拮据,几千块钱差不多是一年的收入了。

前些年,他家儿子打架伤人被拘留,还打电话让我给他转过账。

这一次的钱,过了一年多倒是还上了。但是原来的账只字不提。

这两年又开口说过几次想借钱,我们都给拒绝了。

信用一旦崩塌,很难再次建立。

我都怀疑轻信是不是也会遗传。父亲犯过的错也传承到了我这里。

那个逢人都以贵族自称的鲍思磊,到今天还是不还钱。

月初我要用钱,他找理由。我自己想办法周转。在微信上说好的这个月10号还钱,现在都过去三天了,昨天打电话说在要账,

今天干脆不接电话了。

算了,不接电话没关系,老子再难也挺过去,我也会永远过的比你好!

我也看到了,你的一生都将在庸碌和困苦中度过,无信用的人!

我也会吸取这样的教训,再也不做出这样的事情,给自己增添烦恼。

谢谢你们的出现,丰富了我的人生,呸!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